3個孩子的願望是能見到爸爸和媽媽。
張勇還保留著妻子之前寫過的保證書,在兩人婚姻瀕臨破滅時,妻子曾保證不再與張勇妹夫來往。

張勇把妹夫的照片扔掉後,其母親撿起來,複雜心情難以言表。
  10年前,張勇的前妻蔣菊與比她大8歲的妹夫宋福發生苟且,並懷上了妹夫的孩子。為讓前妻改過,張勇曾兩次自縊。去年2月,蔣菊留下一張紙條,悄然前往北京尋找宋福。春節前夕,張勇趕回達州渠縣老家,帶著一雙子女和侄子在鎮上相館拍照,以防前妻和妹夫將孩子“偷”走。面對記者採訪,張勇說,他對前妻沒有懷恨,也不希望妹夫再出現在這個家。
  一場錯愛

  妻子與妹夫私下偷情
  達州渠縣的張英,18歲時從廣州帶著男友宋福回到老家,讓父母同意他們的婚事。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。”張英的父親介紹,宋福在綿陽老家的名聲不好,一開始並不同意兩人的婚事。經不住女兒的多次哀求,二老終於點頭答應,但條件是宋福必須住在張家。2000年2月,張英如願嫁給了宋福。
  2004年10月,張英的哥哥張勇與同村的蔣菊結婚。婚後,張勇在房後水溝內撿到一塊被揉碎的紙團。碎紙上面是妻子蔣菊的筆記。紙片中說,自己不幸福,被迫嫁給張勇。“那時她(妻子)很年輕,酷愛打扮。”當張勇與妻子吵架後,妹夫宋福常會主動去安慰嫂子蔣菊。
  2005年2月,蔣菊已生下一子。當她和宋福在廚房做飯期間,兩人親吻了彼此,不料這一幕被宋福兩歲的女兒瞥見。小女孩將此事告訴大人後,被奶奶喝斥,打了外孫女,並警告其不能亂說。
  2006年7月24日,張勇夫婦再次吵架。妹夫宋福拖出一把菜刀劈向張勇,還好及時躲閃並未受傷。隨後,扭打在一起的兩人被張母拉開。
  兩次自殺

  難換妻子回心轉意
  張勇深信妻子不會出軌,更不會懷疑妹夫宋福僭越。
  2007年5月,張勇在卧室衣櫃內搜出幾條男人的衣褲,其尺寸與他的體型不符,床底的一雙涼鞋,暴露了妹夫曾到過他卧室的行蹤。他指著妻子的鼻子問原因,妻子坦然承認自己和宋福的關係,讓張勇與其離婚。張勇暴怒之下想要動手打妻子,“打了,這個家就完了!”他將舉起的手掌放下。
  此時,張勇心灰意冷,為維繫家庭完整,他選擇沉默,並讓妻子斷絕與宋福的來往。
  7月26日晚睡覺時,母親發現兒子張勇不在卧室。在屋頂橫梁上,張勇的頭被一條麻繩掛著,雙腳懸空,已然選擇自縊。當他被放在地上時,仍有鼻息,隨後被親人救醒。“活著沒意思,家裡出了這種事。”事後幾年,張勇回憶說。
  2009年底,妻子蔣菊懷了宋福的孩子,讓張勇拿錢做流產。張勇拒絕支付醫葯費:“你自己搞的,要我承擔後果?”但是次日,張勇仍然給了妻子500元錢。
  就在妻子墮胎的當晚,張勇用一根繩子,再次在5年前的那根橫梁上準備自殺。幸被母親及早發現,避免了一場悲劇。母親歇斯底裡的哭聲,讓張勇放棄了自殺。
  “兩次自殺是想藉此能勸慰妻子改過。”但是他想錯了,自己原本打算用生命換來妻子的回心轉意,最後還是落空了。蔣菊仍堅持與宋福來往,並保持聯繫。
  一場騙局

  妻子與妹夫私奔北京
  2007年,蔣菊的弟弟做生意缺錢,她讓張勇借給弟弟2萬元錢,並表示要和宋福保持距離。聽完這話,張勇爽快地取出了全家的積蓄24000多元借給了小舅子。一年後,小舅子告知張勇,欠款已還給姐姐蔣菊。而蔣菊沒好臉色地告訴他,錢已被自己用完了。
  2009年,宋福與妻子商議後,決定在渠縣老家的鎮上買房子,以避免與張勇一家產生矛盾。張勇父親將鎮上一套售價為32000元的房子訂下,準備留給女兒一家人居住。並用女兒打工積攢下的錢,支付了22000元。剩餘房款,分期付清。
  2010年2月5日,剛在南充打工19天的張勇,深夜接到了父親的電話。稱蔣菊準備和宋福私奔,讓他趕緊回家。張勇立即找到岳父母以及妻子家的其他親屬,希望能輓回已瀕臨崩潰的夫妻關係。
  在親戚們的幫助下,蔣菊簽下了一份《證明》:“蔣菊保證和張勇達成和解,保持夫妻關係,若蔣菊與宋福私奔,與張家無任何關係。”簽完證明書後,張勇的心踏實了,他試圖讓妻子重新接納自己。遺憾的是,這卻是妻子設的騙局。
  2011年6月,從外地返回渠縣的蔣菊回到張家,聲稱已徹底斷絕和宋福的來往,要安心與張勇過日子。臨行前,張勇接到妻子蔣菊的電話,得知妻子正趕往廣州與他團聚。兩天后,他卻再也打不通妻子的電話。這才明白,妻子去的地方,正是已和妹妹分居兩年的宋福所在的北京。
  11月27日,張勇的父親61歲生日,母親拿著女兒的定期存摺準備取錢,好為其繳納剩餘的房款。但是當地銀行工作人員卻告訴她,在數月之前,錢已被存摺開戶人持身份證,辦理了掛失手續後取走。
  去年9月的一天,當張勇去上班時,發現了妻子蔣菊留下的一張紙條。“我走了,在這裡打擾你們這麼久,本打算在這裡安心住,他(張勇)有事沒事和我吵,也許本來就是我的錯吧。養孩子的錢,我會給的!”這張紙條註明瞭,收信人是張勇的堂哥堂嫂。
  9月24日,張勇辦理了離婚手續,蔣菊的父親代女兒簽字。“我成全他們,妻子年齡大了,可能不會有孩子了。”張勇表示,“妹妹年輕,還能改嫁。”
  一個家庭

  4個無辜的孩子蒙上陰影
  按照張勇的猜測,2005年正月,妻子與妹夫發生關係,自己7歲的女兒彤彤是否是他親生,也成為了一個疑問。他準備去做DNA親子鑒定,卻被父母阻止。父母認為,女兒與張勇長相相似。張勇坦言:“我寧願相信彤彤就是我的女兒!”
  當妹夫和前妻私奔後,張勇和妹妹兩人一年僅給家人匯了1萬元錢,以貼補家用。“整個家庭重擔就落在我身上。”他不僅要養育自己的一雙兒女,妹夫的一雙兒女也留在張家,需要他來撫養。母親身患高血壓,而父親也患有肺氣腫,因無錢治療,只能買些止疼藥鎮痛。
  女兒彤彤說:“不喜歡媽媽,也不喜歡姑父。”受家庭影響,彤彤和3個哥哥姐姐一樣,學習成績都較差。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該恨父母,還是該期待與父母團圓。
  張家的荒誕婚姻受到當地政府關註,去年12月,當地政府給兩位老人辦理了低保。彤彤的學校老師也曾多次組織志願者為張家人送來了大米、糧油等日常生活必需品。張勇說:“我不恨妻子,也不希望妹夫再次出現在這個家。”(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
創作者介紹

eqmiepyjqqq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